【转】汉服火了!甩掉“奇装异服”的帽子,它的背后是中华民族的历史…

2021年8月7日10:02:55【转】汉服火了!甩掉“奇装异服”的帽子,它的背后是中华民族的历史…已关闭评论 14

来源:凤凰WEEKLY 记者/李子建

近日,穿汉服拍的证件照,能否用来登记结婚,成为一个热议话题。据媒体报道,有的地方认为汉服是“奇装异服”,不可以用在正式的结婚证上;而有些地方,则默许,开了绿灯。

与此同时,在2021年两会上,有人大代表提出,应该设立国家“汉服日”,弘扬中国民族文化。

如此多的关注和争议,都在证明一件事情:汉服正在重回现代人视线,逐步走进人们的寻常生活中。

汉服爱好者:从不介意他人的目光

北京前门,李馥君身着汉服走在古色古香的街道上,上身大襟袄、下身六合同春裙,素洁雅净。不少游客看到她,都称赞衣服漂亮,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合影,并询问哪里可以买到汉服。

汉服款式美观,是吸引许多人关注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李馥君看到古装电视剧里演员穿的衣服好看,一时对此有了好奇心:这些服饰在现实中是否真实存在。她开始在网络上寻找,看到有商家销售,这才知道古装衣服有一个名字:“汉服”。

大学时期,生活费每月1000元,李馥君曾经拿出300多元,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汉服:上身对襟衫,下身一条马面裙,“款式不算太夸张,生活中作为常服也可以穿。”

快递邮寄到大学宿舍,上身试穿,舍友们都夸汉服好看,但是出门后,却不愿意和李馥君走在一起。那时候穿汉服的并不算太多,穿出去会有人议论,舍友怕人围观,有些害羞。李馥君并不在意他人眼光,仍然日常穿着。

工作后,李馥君又陆陆续续购买了20多套汉服。接触汉服时间久了之后,她的朋友们也受其影响,一起挑选汉服,了解汉服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。

现在,朋友一起穿着汉服出去游玩,或参加一些传统节日的活动,共同进行汉服推广活动,已经成为李馥君生活中兴趣所在。她说:“汉服不仅有穿着的功能,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展现。遇到重大传统节日,穿上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汉服,将美好寓意穿在身上,那有多么好。”

与汉服的消费者不同,重回汉唐汉服店前门店店长吕春丽,则是汉服的经营者和推广者,在汉服圈,大家喜欢叫她漠漠。第一次接触到汉服的顾客总是会问她,何为汉服。而她也会耐心地向顾客介绍,在汉服圈里被称作汉服,需要符合如下条件:

其一汉服是平面裁剪。把汉服平铺在桌面上,前后两面是可以对齐的,但时装就不行。

其二是汉服的形制,均出自博物馆里的各个朝代的出土文物,比如壁画、陶俑上的古人服饰。汉服会参考上述文物,制作时均百分百还原复制。

以汉服的形制,比如交领右衽(交领指衣服前襟左右相交),汉服系服装的衣襟一般是向右掩(左前襟掩向右腋系带,将右襟掩覆于内,称为右衽)。如果是对襟设计式汉服形制,但面料、花纹等设计加入时尚元素,在汉服圈被称为是改良版汉服,两者结合,让时装兼具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美。

汉服的顾客群体,以20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为主体,各个年龄段都有。吕春丽接待过四五十岁的顾客,大多是已经持续了多年的传统文化爱好者。

岁数最小的顾客正在上幼儿园大班,家长连夜打电话联系吕春丽,约定时间赶到门店购买汉服,“小朋友参加传统文化活动,家长经常为他们选择汉服,可以更好地体会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。”

汉服不仅是外在的美,更是穿在身上的传统文化

汉服社团华夏文化研习会会长吴化之第一次接触汉服,是在2007年,那时他被邀请参加某诗社组织的一个诗会。会场上朗诵诗歌之外,还有人弹古琴表演节目,表演者身着宽袍大袖的传统服饰,更显潇洒儒雅,有人向吴化之介绍,这就是汉服。

再次与汉服结缘,是在三年之后,当时有一个支持汉服复兴的签名活动,组织者找到吴化之,他在上面签上了自己名字。

最近,吴化之慢慢感觉到穿汉服的人越来越多,是因为他发现在网络上有了许多与汉服有关的视频。

比如新年到来,身着汉服拜年祝福的视频在网络上到处转发。在吴化之看来,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,需要有一个媒介,汉服恰好出现,“不仅是外在的美,汉服背后有华夏文化的价值观。”

常见的汉服领方(代表地方)袖圆(代表天圆),上下分裁,为天地两极。汉服必有中缝,代表正直中庸,前后各一条,代表人前人后,始终如一。上衣用布四幅,代表一年四季。下裳用布十二片,代表一年十二月。正谓古者深衣盖有制度,以应规、矩、绳、权、衡。

汉服还有一个典型的应用,是作为礼服被穿着,最常见的是成人礼。另外一些重要的中华传统节日,参与者身着汉服出现,更显得仪式隆重。吴化之介绍,穿着汉服参加活动,会有强烈的仪式感,可对中国传统文化增进理解。

目前,市场上销售的汉服,以汉、唐、宋、明等朝代的服饰更为畅销。

汉服不同款式、形制,更可以体现相应朝代的文化背景和特征。设计师李润霆认为,各朝代的服饰,都有自己的文化特点和服装形制,每一款汉服都承载着相应朝代的故事和社会背景。比如唐代的圆领袍,它是由于丝绸之路的开通,西域胡人与中原人的交流和互通,从而影响了唐代的服装风格。

此外,唐代服饰对东南亚各国的服饰均产生影响,日本和服的发展,正是参考唐代服饰,结合本国特点而逐渐定型。尤其是韩服,承袭明朝服饰款式。李润霆说,很多人看到我们穿着明朝服装,尤其是戴着大帽的时候,都以为是韩国服饰,其实并不是。另外,韩国女性服饰,也深受明代袄裙、唐代齐胸襦裙的影响。

在汉服圈里,元、清等朝代的服饰,被一些人认为不属于汉服范畴。一些没有按照汉服的形制制作的汉服,布料方面也不讲究,穿着仙里仙气,汉服圈则将其统称为影楼装。

在汉服圈,爱好者彼此之间互相称为同袍,来源于《诗经·秦风·无衣》中的一首诗词,其写道: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”吴化之介绍,人们聚集在一起唱诵《诗经·秦风·无衣》,共同支持汉服复兴,以此为共同志愿,互称同袍,更显亲切和谐。

一年365天,墨舞天下汉服社团的于梦婷几乎天天穿着汉服,工作、娱乐、与亲朋好友聚会,生活中汉服已经日常化。她选择的汉服款式,比较注重搭配,比如上身穿传统汉服,下身可以是时装裙;或下身时装裙,上身混搭时尚T恤,“往往是大家认为好看,但又不会太扎眼。”

吴化之同样日常穿着汉服,在他看来,穿汉服的人多了,社会也接受了汉服作为常服穿着,“不仅是年轻人,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会穿。穿汉服具有的特殊仪式感,突破年龄界限,让汉服逐渐出圈了。”

汉服复兴:从网络开始

也许很多人难以想象,汉服的复兴竟然是被互联网科技推动的。

2003年11月22日,河南郑州的工人王天乐穿上自己手工缝制的汉服曲裾漫步繁华街头,被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。那一天,被很多汉服爱好者认为是汉服复兴的开始。

吴化之还记得,当时,网络上立刻有一些人开始探讨,中国传统服饰到底是什么,应该是什么模样。

有网友专门去往博物馆,参考馆内文物,包括各朝代流传下来的服饰实物,按照原样比例,尽量去完全复原,再上传到网络。网友们开始按照网络照片去做,需要的人多了,有商家开始接汉服的制作单子。网友与商家线下线上彼此互动,成为推动汉服复兴的源头。

有了制作汉服的商家,对于什么是中国传统服饰的样子,开始逐步具象化。网友们购买汉服,再将汉服穿在身上,并拍摄一些漂亮的照片,陆续发到网上。

慢慢的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汉服,更多的人挖掘与汉服有关的形制、传统礼仪方面的内容,喜欢汉服的人开始组织汉服相关社团,初步形成喜欢汉服的小众群体。

于梦婷感觉到汉服逐渐从小众群体的爱好,慢慢开始普及,是从身边的朋友对汉服不再持异样眼光开始的,“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游玩,有人问起这是什么服装,他们会非常自豪地说,这是汉服,是中国的传统服饰。”

另外,看到穿汉服的人,曾经大多数是在各种汉服社举行的汉服推广活动上。近些年来,在国内举办的漫展上,也开始出现身着汉服的年轻人。但是以前相关展会,年轻人多数穿着的是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动漫作品中出现的服饰形象。

“以前没有人会穿汉服到漫展来玩的,现在大家自发穿汉服出现在各大漫展,这也是一种文化自信的体现。”于梦婷说。

此前,于梦婷在进行汉服推广活动时,被场地方拒绝是常见之事。现在则转变为一些场地方主动邀请汉服社参加。于梦婷所在的墨舞天下汉服社团,一些单位甚至会付费邀请前去举办与汉服相关的活动,“场地资金和当初相比,不会那么困难了,这说明在国风、国潮越来越热的大背景下,公众越来越喜欢汉服,市场对汉服的接受程度在提高。”

在于梦婷的记忆里,2018年是汉服开始呈现井喷式增长的时期。一些影视明星,包括林志玲、方文山、霍尊、徐娇等人,纷纷穿着汉服出现在公众场合。湖南卫视、浙江卫视等电视台推出的娱乐节目,也频频邀请汉服模特参与。艺人程潇在《天天向上》的汉服专场中,身着魏晋汉服,这是娱乐产业与汉服在互相结合。

除了明星的推动,很多地方政府近年来也在大力提倡中国传统文化复兴,促使汉服的发展呈现越来越火爆的趋势。

吴化之直观感受到汉服的火爆,是共青团中央发起的中国华服日之后,每年农历三月初三举行,参与者着华服,习汉礼。汉服圈同袍亲切地称华服日为汉服节,自此社会各个层面对汉服的关注度越来越高。

一些具有知名度的大公司,甚至包括华为、小米等科技企业,在组织一些活动时,也常与汉服元素相结合。一些文化机构举办活动,经常会出现汉服模特。而琴棋书画、茶艺等雅集活动,参与者身穿汉服更是司空见惯。

此外,汉服与文旅项目的结合中,进一步让汉服为大众所了解。西塘汉服文化周、每年春季在杭州举行的国丝汉服节等等,全国各地纷纷举办以汉服为主题的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活动。

于梦婷曾被邀请参与西塘汉服文化周,在江南古镇,周围许多人身着汉服走在小小的街巷,“会让人产生一种特别的感受,反响非常好。很多人会主动问这是什么,我们也耐心地告诉他们,汉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。”

对于汉服的火爆,摄影师君思更有感触。2018年底、2019年初,找他拍摄汉服写真的同袍人数呈直线式上升。他为此拉了一个2800人的大联络群,“群里面的人,都是汉服爱好者。大部分是主动找过来,拍摄一些汉服主题的写真照片。”

汉服从以前的小众爱好,近年来成为大众喜爱的常服穿着,趋势越来越明显。吴化之认为,最早参与汉服复兴推广的一批人,大部分是有文化情结的人,“他们研究汉服,喜欢汉服,可以说带着一种推广汉服的使命感。从少有人穿,到现在逐渐成为很多人的常服,照此趋势发展,汉服的未来会越来越好。”

当最传统的,变成最时髦的

近年来,汉服市场正在以每年数倍的速度增长,市场前景可观。2017年到2019年,仅淘宝天猫网络销售平台上的汉服品类,三年间销售额增长了6倍。2019年,淘宝的汉服成交额超过20亿元。

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6月份,在天猫购买汉服的人数超过2000万人次。不仅是国内汉服销售火爆,在国外市场,消费者同样追捧汉服。仅2020年5至7月,天猫海外销售的汉服,销量就同比增长超过20%。

2019年3月24日,北京玉渊潭公园,两位身着汉服的年轻女子用智能手机拍摄樱花。

在于梦婷看来,汉服与当下的潮流结合,能够推动汉服为更多人接受。比如《天涯明月刀》系列华服,《一人之下》、《笑傲江湖》等衍生华服,均以汉服为载体,与流行元素相结合。相宜本草、心相印等国货品牌也借汉服火爆,推出跨界汉服IP联名款,市场反响热烈。

对于汉服与时尚潮流的结合,设计师李润霆会考虑将传统汉服如何改进和优化,既要传承传统汉服的形制,又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,变得更符合人们的需求,“现在已经出现了汉洋折中(即传统汉服和现代服装的混搭)的款式,考虑到行动方便以及美观的问题,很多人还是比较接受的。”

2016年,吴化之开办了一家汉服淘宝店,主要销售自己的汉服品牌画麟阁。从销售数据分析,他认为目前汉服元素与西方立体剪裁结合的服饰,虽然深受年轻人欢迎,但网络上销售最好的还是形制正确的汉服。

汉服的火爆,也使得很多传统绣花厂、面料厂从以前的经营惨淡,现在销售额稳步提高。围绕着汉服的一些周边产业也在逐步发展,比如汉服的配饰、汉服出租、摄影写真等等。

吴化之的汉服实体店,提供汉服销售的同时,也提供汉服出租服务,一件汉服一天80元费用。如有需要,也提供妆容、拍摄等一条龙服务,因服务项目不同,全套服务的价格从三百元至近千元不等。

君思是汉服店邀请为顾客拍摄汉服写真的兼职摄影师,“100个拍摄汉服的摄影师,只有一两个可以完全依靠拍摄汉服写真赚钱。其他的人都有正职工作,拍摄汉服写真是兼职。”

谈及原因,君思告诉记者,大部分汉服写真,均为汉服经营者免费提供的服务,目的是销售或出租汉服。在他看来,至少在目前,市场上花钱拍摄汉服的仍是少数人,免费提供拍摄写真服务才是主流,“怎么把免费拍摄的主流,发展成具有商业性的拍摄服务,这个过程还需要时间慢慢发展。”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汉服摄影师表示,不了解汉服的人,刚刚入坑,会租赁汉服并付费拍摄,以冲动性消费为主。而在汉服圈,很容易便可以找到如君思一样提供免费拍摄的摄影师。

这名摄影师告诉记者,作为汉服摄影师,必须积累一定的作品量,“你的名声有了,才会有人愿意支付费用。但现在市场免费的摄影师太多了,你一提收费,他们根本不会再和你联系第二次了。”

找到君思拍摄汉服写真的人,年龄约在20岁至28岁之间,以女性居多。免费拍摄需要自己准备汉服,很多人会选择去汉服店租赁汉服,一天80元至100元不等。而涉及到交通费、餐饮等费用,君思与拍摄者各自AA。

唯一的例外,是君思自己策划的相关汉服拍摄主题。需要找一些汉服爱好者作为模特拍摄,他便会在2800人大群里发通告。这些汉服模特餐饮费用自付,君思视情况,比如路途较远,交通费用超过百元了,他额外会为汉服模特支付部分交通费。

据他估计,未来五年左右,行业发展得再好一些,会出现专职的汉服写真摄影师,“那时,我有八成的可能性会辞职,专职拍摄汉服。现在,还是依靠正职的收入来保障生活。”

于梦婷也对于汉服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,在她看来,汉服文化与生活紧密相关,“非常接地气,更具有商业价值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汉服,汉服产业链的发展逐步完善,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。”

(本文得到吴斯斯提供采访协助,特此致谢)

本文源于凤凰WEEKLY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分享仅为学习、交流,如有异议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,谢谢。